网站首页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首页 >> 纪检监察 >> 正文

明清时期的格言体家训

发布时间:2017-08-24 来源:纪检监察室 点击:780


   在明清时期的家训发展进程中,出现了一种格言体裁的家训,这种家训风格清新、富含哲理,很受人们的喜爱,因而流传颇广。
  这种体裁的家训大致有三个共同的特点:一是家训内容不在于家庭财产、家庭事务的管理,也不在于睦亲齐家之道的训导,而是主要传授立身、处世的经验;二是作者撰写家训的出发点虽是为了教训家人子弟,但都可以作为教人立身处世的蒙学读物甚至大众教科书;三是大多为饱含深意的哲言睿语,言简意赅,言近旨远。本文主要介绍陈继儒《安得长者言》和陈龙正《家矩》中的家训思想。
  《安得长者言》:修德处世的智慧
  陈继儒(1558-1639),字仲醇,号眉公,又号麋公,华亭(今上海松江)人,明朝文学家、书画家,与董其昌齐名。他厌恶科举制度,“年未三十,取儒衣冠焚弃之”,将自己的儒生衣冠焚毁,表达了不走仕途的决心。此后他筑室东佘山,题所居为“宝颜堂”,过起隐居生活,杜门著述。陈继儒工诗文,名重一时。其著述颇丰,光《四库全书》就收有《逸民史》《眉公十集》等二三十种。
  陈继儒的《安得长者言》,其主要内容可归纳为修身和处世两个方面。
  关于品德修养,陈继儒的观点大致可归结为两个方面:
  首先,何以养德。陈继儒对修养品德与“富贵功名”关系的看法是:“富贵功名,上者以道德享之;其次以功业当之;又其次以学问识见驾驭之。其下,不取辱则取祸。”他认为靠高尚的道德享有富贵功名是最好的,其次才是功业和学问。否则要获得富贵功名,不是遭受耻辱便是带来灾祸。他还用进入鸟群的鸟不乱飞行、进入兽群的野兽不会扰乱同类的比喻,告诫子孙要以良好的德行和睦他人。
  其次,如何养德。在这一问题上,概括陈继儒的观点,大约有以下几点:
  一是要小处以养成。从小节着手可收到事半功倍之效。陈继儒教育子孙:“人生一日,或闻一善言,见一善行,行一善事,此日方不虚生。”“有一言而伤天地之和、一事而折终身之福者,切须检点。”
  二是慎始以绝恶念。只有清除不良的动机才有良好的修德氛围。他指出:“一念之善,吉神随之;一念之恶,厉鬼随之。知此可以役使鬼神。”
  三是内省以知不足。修德要有成效,就要经常反省自己私心杂念产生的原因和修养不足之处。陈继儒最推崇“静坐”反省的方法。因为,“静坐然后知平日之气浮;守默然后知平日之言躁;省事然后知平日之费闲;闭户然后知平日之交滥;寡欲然后知平日之病多;近情然后知平日之念刻。”
  四是读书以明理。因为“读书不独变人气质,且能养人精神,盖理义收摄故也”。
  五是要有益友的帮助。陈继儒以自己跟朋友一起才得攀上高塔的体会,说明在道德修养上离不开品德高尚、学问渊博的朋友鼓励、帮助和提醒的道理。
  六是行善以积德。强调践行是陈继儒养德思想的一个重要特色。他教导子孙要做好人、行善事,“世乱时忠臣义士,尚思做个好人。幸逢太平,复尔温饱,不思做君子,更何为也?”他提出,若能洁身自好,且能救人济世,才是真正的功德:“士大夫不贪官,不受钱,一无所利济以及人,毕竟非天生圣贤之意,盖洁己好修德也。济人利物功也!有德而无功可乎?”
  关于处世之道,《安得长者言》中谈得较多的是这样三个方面。
  其一,淡泊名利。与他的志趣相一致,陈继儒最推崇恬淡的生活,要子孙将事情看得淡泊一些。他以为追求名利最为害人,教育子孙要力戒虚荣和虚浮,否则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肤浅之人,对人对己都没有益处。他说:“鲲鹏六息,故其飞也能九万里。仕宦无息机,不仆则蹶。故曰:‘知足不辱,知止不殆’。”用鲲鹏飞行六个月便停下歇息故能飞九万里的例子,批评那些不知满足追逐官场的人,说明知足不辱的道理。
  其二,虚以处己,宽以对人。陈继儒说:“人不可自恕,亦不可使人恕我。”“能受善言,如市人求利,寸积铢累,自成富翁。”他提出区分君子与小人要以此人对他人的态度为标准:“以举世皆可信者,终君子也;以举世皆可疑者,终小人也。”这种观点是很有见地的。他甚至认为所谓福气大小与待人宽厚或者刻薄存在必然的联系,所谓“薄福者必刻薄,刻薄者则福亦薄矣。厚福者必宽厚,宽厚则福亦厚矣。”这自然是唯心的观点,但教人存宽厚仁慈之心的初衷还是值得肯定的。
  其三,以趣交友。交友,是处世的重要组成部分。在这个问题上陈继儒提出了一种颇有新意的“趣味”交友观:“人之交友,不出‘趣味’两字。有以趣胜者,有以味胜者,有趣味俱乏者,有趣味俱全者。然宁饶于味,而无宁饶于趣。”
  《安得长者言》在训喻方式上也很有特色。陈继儒是一个善于说服诱导的学者,据说当时他的不少书都被人们争相索购,因为他常用一些生动形象的比喻说明深刻的道理。书中为了说明只有谨严持重的人才能自立于世的观点,他用垒假山作了形象的比喻:“沓假山无巧法,只是得其性之重也,故久而不倾。观此则严者可以自立。”在说明加强涵养,不要被事情的顺利与否所牵制时,他用穿鼻的马牛作了形象的类比。他说:“得意而喜,失意而怒,便被顺逆差遣,何曾作得主?马牛为人穿着鼻孔,要行则行,要止则止,不知世上一切差遣得我者,皆是穿我鼻孔者也。自朝至暮,自少至老,其不为马牛者几何?哀哉!”生动形象,给人启迪。
  此外,《安得长者言》中许多格言警语都对仗工整,似楹联铭文,使人回味无穷。比如“闭门即是深山,读书随处净土”;再如“吾不知所谓善,但使人能感者即善也;吾不知所谓恶,但使人恨者即恶也”。这些语句语言浅显,但言约义丰,发人深省。明人沈德先在为《安得长者言》所写的跋语中评价说:“陈眉公每欲以语言文字,津梁后学,热闹中下一冷语,冷淡中下一热语,人却受其炉锤而不觉。是编尤其传家要领。正如水火菽粟,开门日用之物,具眉目者所并需也。人亦有学语于齐,学步于邯郸。固不若手一编,闲闲下楗,即日游于眉公彀中可也。”这一评价应该不谬。
  《家矩》:型家范世的规约
  陈龙正(?-1645),字惕龙,号几亭,浙江嘉善人。陈龙正于明朝崇祯甲戌科考中进士,历任中书舍人、南京国子监丞等职,性情刚直,乐善好施,操履冰洁,著有《几亭全集》,辑有《程朱遗书》等书。学者称其为“几亭先生”,卒后门人私谥“文法”。
  《家矩》是陈龙正制订的家训,共有三十一节,也是一篇格言体家训。该家训内容虽然没有体系,似为随手写来,却在浅显质朴的语言中充满了丰富的人生哲理。现择取其中有关治家、教子、处世数则,以窥其貌。
  (一)“不吝不富,不侈不贫”的治家之规
  世人都想给子孙留下更多的财富,让他们永葆富贵。但陈龙正却不以为然,他指出:“人性不吝,必不至大富。不贻子孙以大富,则不生侈心;不侈则又不至大贫。是以贻子孙以善守者,不悭乃其本也。祖父累之如锱铢,子孙费之必如泥沙。子孙痴根,还从祖父愚性生下。”在他看来,多遗财富不如教之以节约用度的“善守”之道,这种见解应该说是别具慧眼。
  在论及爱惜物品与浪费物品的关系时,陈龙正提醒家人注意有时看似爱惜物品,实际是暴殄天物。家训指出:“爱惜、暴殄本是两意,愚者有时合成一病。如饮食剩余,宜趁鲜香之时分给于下。敝衣故履未至有用,宜散于仆从或贫寒之人。每见妇人悭吝爱惜,将余食珍藏。夏不过一日,冬不过十日,皆腐败矣。衣履破敝,欲藏之箧笥,则不必;欲与人,则不能堆阁闲处,听其朽烂,使人不得受其养,物不得伸其用,是皆以爱惜为暴殄者也。”
  (二)“自治所以治人,全交乃在好学”的教子之道
  《家矩》谈到消除对子弟不良影响的问题时认为,与其使年幼子弟接受不良影响再去消除它,不如一开始就不使他们受到这种影响。他说:“吾辈亲朋,诚有难谢绝者,但其开口淫秽,或泛滥市井,何可令幼稚见闻?与其得先入之言,而复洗濯之,不如无入之为愈也,凡遇此恶客在座,子弟自十五六以下,权词令之回避。”
  在谈到与朋友、同学交往问题时,《家矩》教育子弟,只有与他们在一起交流,才能增进友谊;只有为人正直,交往才能长久。所以他特别要求子弟加强自身修养,以求能同才德高尚的人交往:“自治所以治人,全交乃在好学。芝兰之士,易远难亲;怀安习非,则正人望而却之。”
  (三)“亏己一分,饶人一分”的处世之法
  陈正龙告诫家人要吃亏、让人,因为换个角度看,吃亏实际上是占便宜。《家矩》说:“大抵亏己一分,饶人一分,无不可了。其有极难处者,便全亏全饶,亦与了断,既使心中轻快,又免使子孙煎烦,是大便宜也。”他还要求子弟要讲究人道,周济穷人,且不可乘凶荒之年抬高粮价,谋取暴利。不仅如此,陈龙正还以自己和父亲减价卖粮帮助穷人的做法现身说法。他嘱咐子弟,家庭成员世代都能这样,虽吃点亏,但可脱去俗人看金钱太重的习气。陈龙正晚年,还大力倡行同善会组织,将其扩展为风行全国的乡村社会团体,成为中国历史上慈善组织的重要代表。
  纵览陈龙正的《家矩》,可以看出处处闪烁着朴素辩证法思想的火花,显示了学者卓尔不群的修身处世智慧!